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漠北犁庭:中国北征极远之地

    时间:2022-10-06 10:04:22 作者:Ob电竞在线登录 来源:Ob电竞网页版

      中国历史上,中原王朝征伐漠北,,统军进入蒙古高原腹地的人寥寥无几,屈指可数。汉朝霍去病兵峰极盛时达到今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五原县偏北。唐朝李靖引兵疾进阴山,至碛口(今内蒙二连浩特西南),漠南之地尽归唐朝。

      明朝永乐大帝朱棣,以一国至尊,能够躬亲行阵,为消除边患,“五渡阴山,“三犁虏庭”,迫使北方的少数民族,又奉中原国家为宗主国,从而消弱了蒙古贵族势力的侵扰破坏,农耕文明和草原游牧文明激烈的对抗趋于缓和。永乐大帝五次亲征漠北,兵锋直指克鲁伦河至呼伦湖一带,近逼贝加尔湖。也是中原王朝反击驱逐北方游牧民族,所达最北的边缘线,这在中国历史上实属罕见。

      元至正三十年(1370)明军破应昌(今内蒙古赤峰克什克腾旗),新继位的爱猷识理达腊出奔和林(今蒙古国哈尔和林),北元与明朝形成南北对峙的局面。朱元璋以“故元遗寇终为边患”,明洪武二十一年(1388)春,遣大将军蓝玉深入蒙古高原,“兴师致讨,势不容已”。呼伦贝尔草原位于大兴安岭以西,水草丰美,为“元兴之地”,铁木真的子孙们怆惶逃回祖先崛起的地方,希冀休养生息,重振雄风,但恢复中华的明军不会给其喘息机会了。蓝玉从间道驰入,近捕鱼儿海(今贝尔湖)东,直捣北元第三位皇帝脱古思帖木儿大营,于是漠北削平,北元彻底崩溃。

      此后,居于漠北的蒙古贵族内部互相残杀,分裂为鞑靼、瓦剌和兀良哈三部,延缓了对内地的侵扰和破坏。1399至1402年,明朝陷于“靖难之变”的困境,无暇顾及北方。永乐七年(1409),鞑靼可汗本雅失里不甘心屈服于朱明王朝的“华夷秩序”,竟然杀明使臣。

      永乐八年(1410)二月,朱棣亲率50万大军北征鞑靼。文渊阁大学士金幼孜随驾北征,途中作《早发禽胡山》:“六师严号令,车骑肃前征。塞月云中暗,胡尘雨后清。”五月初一,明军抵达胪朐河(今克鲁伦河),本雅失里和太师阿鲁台分兵避战。十三日,进至斡难河(今蒙俄边境之额嫩河)击溃蒙古军。六月,明军在静虏镇(今贝尔湖东南)大败阿鲁台。永乐十二年(1410),朱棣再度亲征漠北,至忽兰忽失温(今蒙古国乌兰巴托东南)、土刺河(今蒙古国图拉河)。二十年(1422)七月,明军抵阔滦海子(今呼伦湖)北岸。二十一年(1423)、二十二年(1424)又两次北征,班师中途朱棣病逝。

      朱棣曾言:“斯民小康,朕方与民同乐。”或许真的是朱棣秉持与民同乐的思想,在1403年朱棣当上皇帝,改元永乐。永乐年间,明朝国力达到鼎盛,百姓安乐。但朱棣个人人生轨迹,确也“一路欢乐”,首先古往今来中国大一统国家里的藩王谋反成功第一人;其次北征漠北之乐,边走边打黄羊做烧烤,摧毁蒙古鞑靼和瓦剌两部。永乐大帝人生的乐不是运气,而是在长期血雨腥风的政治和军事斗争磨砺而成。

      中国历史上开疆拓土的王朝,都依靠强悍的军队,周之虎贲军;秦之锐士;汉期门羽林郎;唐玄甲神策军。朱元璋即位后,屡次下令开国元勋宿将们分道练兵,将领各以其能受赏,否则罚。永乐初,以将士久劳,命礼部依太祖升赏例,参酌行之,分奇功、首功、次功三等。

      永乐大帝五次北征时,逃回蒙古高原的元蒙残余势力经历了几十年的演变,遂分裂为鞑靼、瓦剌和兀良哈。蒙古三部以鞑靼部最为强盛。永乐七年,明成祖朱棣曾给鞑靼的大汗本雅失里写信称:“朕主中国,可汗王朔漠,彼此可相安无事”。本雅失里不予理会,继续侵扰明朝边疆地区。

      朱棣为燕王时几次深入岭北蒙古草原,非常熟悉高原的地形和气候特点以及风土人情。他了解蒙古骑兵只宜利用长于骑驰的特点,与出塞的明军周旋,而不宜与明军决战。同机动性极强的蒙古骑兵作战,朱棣深得其法。

      朱棣从战争中获得了丰富的军事知识和作战经验,每次亲征,行军路线多为钦定。明军沿路筑城屯兵储粮以备班师时取用,步步为营,进兵甚缓,不轻敌冒进,寻机出击。

      元末明初,中国的军队拥有大量火器,其先进的编制、装备、战术,遥遥领先于亚欧各国的军队。至朱棣创立的神机营被誉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以火器为主力装备的部队,“然利器不可示人,朝廷亦慎惜之”。

      古代战争中,自骑兵起,车制渐废。战车在以后战争中,主要是乘坐或运输。春秋时吴、孙《兵法》云,“武刚车,有巾有盖”。这种车在汉朝对匈奴战争中又变革为防御利器。武刚车盾是缺乏骑兵作战能力的中原王朝在草原狂野地带防御游牧骑兵冲击的伟大创举。

      在军事上,朱棣率先继续沿用汉朝就有的武刚车盾联合战法,并植入了火器。明军北征瓦剌部落,令铁骑数人挑之,蒙古骑兵奋来战,明军士卒则在车盾遮蔽下从容用火炮枪铳轰击,零散靠近者也被明军长枪短刀斩杀,瓦剌逐渐退缩,明精锐骑兵开始冲击,随后步兵掩杀过去。

      明军深入漠北,后勤补给比较困难,只宜速决,劳师远征,不利持久作战。永乐八年北征,用武刚车三万辆,运粮20万石,随军行动,沿途每10日存粮一批,以供返回时之用。

      元朝败退蒙古高原初期,与东面的高丽和女真、西面畏兀儿地区仍旧保持着政治经济的联系。如何有效地处理东北的女真族、朝鲜半岛的李朝及西域诸国的关系,对分化孤立北元与鞑靼、瓦剌十分重要。

      明初两代帝王在西域先后设立了关西七卫,哈密卫的设置使明朝的势力前插到西域。朱元璋在辽东设置军事堡垒,招抚女真诸部,广置羁縻卫所。永乐初年,女真胡改里部的首领阿哈出、斡朵里部的首领猛哥帖木儿等人归附。阿哈出等女真首领不但积极配合明朝追剿北元势力,还阻止朝鲜李朝的扩张。

      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明太祖册封李成桂为朝鲜国王,为明外藩。朱棣和朝鲜第三任国王李芳远气味相投。永乐五年(1407),李芳远极尽媚态,拟诗《献大明永乐皇帝》:“久潜龙虎声相应,未戮鲸鲵气尚骄。万里江山归正统,百年人物见清朝。”李芳远对明朝也格外出力,北征漠北时期,大明军队里有朝鲜籍将士。

      蓝玉在捕鱼儿海,获在漠北的撒马儿罕商人数百,太祖遣官送他们归国。明朝与东察合台汗国互派使者,奉贡不绝。至此,朱棣从东、南、西三个方向钳制漠北的战略基本完成。

      朱元璋北伐时,进入中原的蒙古人、色目人,不怎么关心大都(今北京)城谁坐龙椅,他们最大的诉求是保障其权力、土地和财富。为了分化瓦解元朝的贵族、官吏和军民,,朱元璋发布了一份檄文,“归我者永安于中华,背我者自窜于塞外。”朱元璋高明、耐心的方略,使大批蒙古军人“归附”大明。

      明军中骁勇善战的蒙古人、色目及北方汉人,他们熟悉北方和蒙古草原,并深入到漠北,侦查到元嗣主脱古思屯捕鱼儿海。蓝玉走大兴安岭山谷偏僻的小路,长途行军已经摸到了北元皇帝的大营附近,蒙古军浑然不知,必然有蒙古带路党的引领。

      燕王朱棣藩地正是漠外蒙古跟大明的接壤之处。明朝和北元双方战事频繁,不断有蒙古人归附。靖难之役朱棣整编了宁王属下人数众多的蒙古骑兵,将他们同其它归附的蒙古人编入最精锐的野战部队三大营中的三千营。永乐皇帝第一次亲征大军中,蒙古、女真人并不少见,且用之如刀刃箭锋。永乐八年北征,悍将胡骑指挥蒙古人款台凭借其对于边境地区的熟悉,负责侦察敌情和追击逃敌。

      北元、蒙古诸部控制的蒙古高原地带冶铁业规模有限。明朝严禁铁制品输出塞外,东北部的女真和朝鲜李朝协同宗主国明朝一起对草原铁器禁运,这导致北元、蒙古鞑靼和瓦剌部,只能和西域等边陲地区的商人进行贸易,由于路途遥远,运输至草原铁器数量极少又不及时。明成祖时期,又有效地安抚了西域诸国,蒙古鞑靼和瓦剌部从西域获得铁器的渠道也被堵死。

      明朝持续的贸易战使蒙古地区缺乏原料和工具,工匠日渐减少。北元、蒙古鞑靼和瓦剌军战损与自然消耗的铁制军械,得不到及时的补充,铁制铠甲和箭头越来越少,更得不到火药的补充。

      永乐年间,明成祖五次远征漠北,国家财力消耗过大,明朝内部的各种矛盾有所加剧。但保障了明朝边陲地区的稳定,北方各族开始正常同明朝通贡、互市,促进了经济的发展和文化交流。但历史上赞美歌颂永乐大帝远征漠北的卓越功勋并不多见。

      《明史》主修官员三朝重臣张廷玉在上明史表中明确表示:“靖难从亡,传闻互异”,在清朝文字狱盛行的大背景下,很多有关永乐皇帝的典籍不被收录,《永乐大典》亦缺失三分之二。

      即便如此,在《明史·成祖本纪》也不得不承认,“六师屡出,漠北尘清。幅员之广,远迈汉唐。”清朝虽然有其收拢汉人民心的目的,但从表面上也对永乐皇帝给予肯定。

      在中国儒家的思维,讲究道,所谓道,即人道,是人心中的“善”,道不是仅靠丰功伟业,开疆拓土就能得到,而是人心所向。朱棣篡位夺权,对忠于建文帝的官员大肆屠戮,违背儒家的道,这极度地伤害了江南文人贤士。

      这些掌握舆论风向的文人,除了御用者以外,其他文人贤士不敢公开骂永乐皇帝,但也是绝少歌颂。而后的东林党人也是江南人士居多,东林人士讽议朝政、评论官吏,忙于笔伐魏忠贤等阉党,没功夫去管二百年前的老朱家祖宗窝里斗的事。朱棣丰功伟业,千古一帝,使中华重回世界之巅,实现万国来朝,而背负“燕贼谋逆,败坏纲常”的骂名,自然无秦皇汉武之荣耀。

      永乐年开始,明廷为了能使太监更好的服务皇上,开设了内书堂,一些宦官在外臣翰林们的教授下,学习儒者文化。内书堂培养出的谦卑、聪明文人宦官凤毛麟角,而有知识且愚蠢滥权阉党占多数。

      明朝宗室,成祖朱棣次子朱高煦是个无谋无断、无深图远算之人,但对永乐年显露端倪的宦官专权危害性具有清晰的头脑,其诗:“社稷遂已墟,群阉那自保。后世宜鉴之,虑患防须早。”警示世人宦官为一大弊端。

      明初两代帝王还加强锦衣卫务组织建设,处处侦缉、监视臣民言行。宦官、锦衣卫们同皇上的关系密切,他们权势滔天,又会被皇帝随时随地清理掉。想给永乐皇帝歌功颂德,没文化宦官们不会写,有文化的不是被贬谪、流放,就是被处死,活下来又不原意写。秘密身份的锦衣卫们又不敢写。

      五次征漠北之战对蒙古高原影响深远。由于明朝不间断地对蒙古诸部进行军事打击,以及自身内讧,自然灾害并缺乏市场,畜牧业始终处于凋敝状态。蒙古地区的畜产、毛皮及各种土特产输入途径被堵,蒙古诸部没有休养生息时间,草原的格局必将改变。

      鞑靼和瓦剌在明朝稍微动荡一下,甚至还能越过长城威胁乃至击败明朝军队,“边境之祸,遂与明终始云”。但是北归的蒙古人从盛世大元帝国退化为以单一游牧经济为主的落后游牧部落,偏居辽东一隅的兀良哈等少数地方尚能维持。崇祯八年(1635)始,原有的蒙古各部部众先后归附于后金,蒙古彻底衰退。

      清朝推行满蒙联姻,形成满蒙统治集团联盟。清朝又拨巨资,在整个蒙古地区,修建了大量的寺庙,鼓励蒙古人追求精神信仰。20世纪初,蒙古人“惧于疾病充斥,外患日织”,唯有在寺庙诵经,祈求消除祸患,毫不务革新之道,终日念佛礼神,无所不为。1936年8月,深入西蒙采访的著名记者范长江亲眼目睹了蒙古民族因信仰教,所诵之经,皆是藏文,因而抛弃了本蒙古民族的文化。蒙古衰落了,人口减少了,文化落后了,那还能出文人倾诉永乐北征漠北之害。

      永乐四年(1406)曾在在今俄罗斯涅尔琴斯克(尼布楚)西南鄂嫩河流域设置斡难河卫。八年(1410)成祖至胪朐河,更名饮马河,并筑城于此。同年,四月十六日行次擒胡山,下令制铭刻石曰:“瀚海为镡,天山为锷,一扫胡尘,永清沙漠。”瀚海指今内蒙古之呼伦湖、贝尔湖。可惜明朝未置重兵镇边,移农民实边。自朵颜三卫弃后,呼伦贝尔高原积久空虚,仍为蒙古游牧之地。

      由于17世纪中叶,沙俄东进至黑龙江流域,呼伦贝尔地位发生了战略性的变化,其地南控内外蒙古,西接西伯利亚,康熙年间外蒙古归附清朝,呼伦贝尔成为防御俄罗斯的边防要地。自从《尼布楚条约》和《恰克图条约》定界后,近200年来,中俄两国在呼伦贝尔地区彼此尚能相安。

      20世纪初,世界各地土地多开垦,牲畜产额日益较少,各国人人必需的皮毛、牛奶、肉类等产品,逐渐地缺乏且昂贵。唯有蒙古拥有广袤的牧场,千百成群的牲畜。英法美等国不敢藐视蒙古,俄国和日本垂涎蒙古日久。

      由于呼伦贝尔土地肥沃,可耕可牧,物产丰富,沙俄一直对这里蠢蠢欲动。清末国家早已衰弱不堪,沙俄趁机在呼伦贝尔侵扰,开始重在与俄国毗连的水界和陆界,而“铁轨凿山开大隧,火犁越界已深耕”,中东铁路从满洲里入境,横贯呼伦贝尔,中国“北门遂失其管钥”,接触繁剧日滋。水界、陆界和铁路沿线的土地、林木、矿产垦殖,为沙俄以各种手段所蚕食,攫取许多特权。

      宋小濂在黑龙江二十余年,熟悉边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十月后后任呼伦贝尔副都统,亲自踏察一千五百余里国境线。途中看到山河破碎,宋小濂痛惜,安得猛士磨利剑,斩蛇刺虎如扫电,在《呼伦贝尔纪事》一诗中曾有:“兴安岭西北斗北,胪朐河外邈无极。黄沙满地雪满天,胡儿三万服威德。”

      1911年11月,呼伦贝尔盟旗在沙俄挟持下成为“呼伦贝尔特别区”,实行自治。由于俄国的威胁北洋政府通知黑龙江省“军队暂缓调动,免生交涉”。面对政府的胆怯懦弱,1914年,林传甲忧愤地写下:“近邻蒙古绥藩服,远驭欧罗译狄鞮。克鲁伦河谁饮马?犹闻永乐旧征鼙。”表达忧国忧民的拳拳之情。

      呼伦贝尔狼烟风起,随着边患的日益严重,人们渴望收复失地,加强边防,尤其是中国知识分子对清廷一味退让的忧虑和愤慨,纷纷缅怀永明初两代帝王在蒙古高原用兵百战之地。毁誉参半,饱受争议的永乐皇帝,又引起中国民众逐渐地关注,肯定和颂扬随即而来。

      参考文献:《明史》《明实录》《元史》《黑书丛书》系列《呼伦贝尔志略》 范长江《塞上行》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推荐产品
    • 挖土机岩石松土器龙钰牌单齿松土器挖掘机硬土

      挖土机岩石松土器龙钰牌单齿松土器挖掘机硬土

      VIEW MORE+
    • 开春旋耕果园不是松土养根而是伤根减产?这是真相吗?

      开春旋耕果园不是松土养根而是伤根减产?这是真相吗?

      VIEW MORE+
    • 一种松土机用松土刀结构的制作方法

      一种松土机用松土刀结构的制作方法

      VIEW MORE+
    备案号:鲁ICP备  XML地图